首页 > 穿越 > 陆莞郑宏文
陆莞郑宏文

陆莞郑宏文

已完结
  • 作者:最近嗑糖
  • 分类:穿越
  • 更新时间:2021-01-26 10:33

本小说网推荐:“陆莞郑宏文”是小说《陆莞郑宏文》当中的人物,这部小说的作者是“最近嗑糖”,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一朝穿越,陆莞成了丈夫厌弃,婆婆逞凶,小姑子算计的悲惨小农女。陆莞表示:穿越就是要好好过日子的,憋屈的人生不留恋,果断和离!凭着一手的精湛医术,开药铺,买宅子,日子过得是风生水起,美中不足的是,身边总有个虎视眈眈想复婚的……

开始阅读 投诉

陆莞郑宏文精彩节选

陆菀这两日已经把自己身处的朝代搞清楚,并不存在于历史朝代中,更像是架空出来的-元朝。

此元朝非彼元朝,这儿的民风跟服饰更趋于宋朝,阶级等位却是医士农工商。

另外,郑家之所以看不上陆菀,无非就是因为陆家从商。

但让陆菀没想到的是,医竟然会排在第一。

看来她可以好好的施展拳脚了。

杨芳看着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最先开口突破沉默。

郑宏文站在原地未动,目光始终平静的看着陆菀。

这次衙门有案子要查,这才耽搁几天没回家。昨天晚上刚回去,妹妹跟娘便在他跟哭闹指责陆家欺负人。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陆菀竟然已经回娘家三天!

记忆中陆菀总是低眉顺眼小声和气的跟他说话,何时闹过脾气?

这次先不管是谁对谁错,他这个做丈夫的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妻子住在娘家,这话传出去不好听。

“回家。”郑宏文嗓音淡淡,然而陆菀随后说的话,让他彻底明白住。

“我们和离。”陆菀说话时的脸色异常认真,抬手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像是害怕郑宏文没听清,又重复了遍,“我们和离,你们家的东西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我的嫁妆。”

“菀菀?”杨芳听着小姑子这话同样被惊住,等反应过来后,才小声劝着陆菀,“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进屋说。”

虽说杨芳知道陆菀前些日子在郑家发生的那些事,心里同样心疼小姑子,但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更不要说,菀菀当初是喜欢极了郑宏文,肯定是在跟他置气。人家小两口的事,她不好插手。

“三嫂,我是认真的。”陆菀怎么可能会不明白杨芳这话中的意思,嘴角扯出抹苦笑,“你信不信?我今天要是真跟着他回去,等下次你可就见不到我了!”

“杨芳瞧着陆菀态度坚决,不好再劝,只能是先让郑宏文回去。”呸呸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做什么。

郑宏文听着陆菀这话是愈发莫名其妙,什么叫见不到?莫不是他郑家吃人不成!

“郑师傅,快跟我回衙门,出事了。”郑宏文刚想问陆菀,被身后赶来气喘吁吁的小武直接拽走。

等刚出陆家大门,郑宏文推开小武手,脚下速度不减,“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小武急忙跟上,“大娘告诉我的。”

郑宏文:“……”

……

晚上,除了在外地采购织线的老大跟老二,陆家全员到场,这其中还包括四个孩子们,全部正襟危坐在正堂。

陆菀眨了眨眸子,挪下屁股,坐的时间久了有些疼。

“菀菀,你真的要跟郑宏文和离?”

陆勋业回来后自然是听三儿媳妇说了今儿下午的事,粗犷的夹克头次出现小心翼翼的情绪,生怕会说到陆菀不高兴的点。

“嗯,真的。”陆菀耐着性子点头。

陆勋业看着态度如此坚定的女儿,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事不急,菀菀慢慢考虑。”柳絮语给了自家丈夫个放心的眼神,其实他们两个最担心的就是菀菀和离后,万一后悔,那这事可就难办了!

“娘说的没错,咱们慢慢想。”老大媳妇儿白歌朝着陆菀笑了笑,“菀菀,明个你大哥跟二哥回来,肯定带来很多好玩意,这下你呆在家里不怕无聊了。”

“是啊,我还听说县里的花灯节快举行了,到时候咱们一块出去转转。”老二媳妇儿闻兰在旁边应声道。

“……”陆菀听着她们说的这些话,心里微暖,全家人都在担心她会因为郑宏文伤心,想办法让她开心,这种被人在乎的感觉真好。

主要是原主留给家人的印象不好,想让他们对她改观,还得慢慢来。

日,外头的天色刚刚放亮,陆菀被一阵嘈杂声吵醒,迷迷糊糊的刚开门,迎面正好看到三嫂杨芳急匆匆的朝这边走。

陆菀瞧着杨芳费力挺着大肚子的模样,整个人突然变得精神起来,连忙上前搀扶着,“三嫂,这是怎么了?”

“菀菀,你三哥出事了!”杨芳说话的声音有些发颤,眼泪更是止不住地往逐步,“刚才突然被衙门的人带走,说是杀了人,三嫂求求你,去找宏文帮帮忙,都是自家人,让他把你三哥放了。”

“芳芳!不许乱说。”陆菀还没能来得及开口说话,从旁边房间走出来的柳絮语脸色沉沉的看着杨芳,“我相信我儿子没杀人,难道他们还能冤枉咱们不成?” ”

“娘,你是没看到那取代官差,他们”

“你爹现在已经过去,不会有事的。”柳絮语打断杨芳说话,抬手安慰性的拍着她手背,“安心在家里呆着,照顾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杨芳怎么能安得下心,但婆婆如此镇定,她或多或少的能平静些。

陆勋业去的快,回来的也快,只是脸色不大好看。

“怎么样了?”柳絮语关心的问道。

陆勋业胸口口腔的上下起伏着,看这个样子就知道肯定是被气得不轻,抬手猛然拍了下一张桌子,怒骂,“王八蛋!摆明了就是要算计老子!”

陆菀听父亲把事情的大概情况说了遍,脸色沉了下来。

县里在布匹这行除了陆家外,还有刘氏布业,存在存在竞争关系,头几年刘氏的这一比例比陆家好,但自从陆勋业通过渠道购买其他省份的新鲜布匹后,陆家的布业便变成县里第一。

因此刘家明里暗里没少给他们家使绊子,而这次竟闹出了人命。

事情的缘由还要从昨天说起,刘家布业的大掌柜刘海亲自去村里收购优质棉,没想到正好碰上三哥同样在收购中,两人吵着便便直接动了手,虽说马上被手下的工人分开,可两人还是有着不同程度的受伤。

刘海回去后没多久,突然暴毙而亡,刘家状告陆家老三杀人,今晨衙门这才把人抓走,听候审讯,下午开堂。

“这可怎么办。”柳絮语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难办,惹上人命,这可不是随随便便便能脱身的。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Copyright © 2019-2020 www.ningdanlin.com 弹弓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