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赵煦穿越成燕王
赵煦穿越成燕王

赵煦穿越成燕王

连载中
  • 作者:背着家的蜗牛
  • 分类:玄幻
  • 更新时间:2021-03-04 18:39

赵煦穿越成燕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赵煦穿越成燕王》作者是谁?《赵煦穿越成燕王》由背着家的蜗牛创作而成,是现在正在热推的火爆小说,感兴趣的话一起来看看吧!一闭眼,一睁眼。高位截瘫的赵煦参加参加X生物芯片计划之后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一名皇子。美人妖娆,封地很远,国家很乱。而他只想守着自己的封土逍遥自在。只是若有敌人敢来犯,只让他有来无回,心胆寒……

开始阅读 投诉

赵煦穿越成燕王精彩节选

“刘福,拿着本王的手谕把燕郡的豪族请来。”

赵煦回了寝殿,凤儿和鸾儿拿来了笔墨纸砚。

俗话说,预先取之必先与之。

当下,他的拳头没有燕郡豪族大,硬扛是不行的。

毕竟在这种边荒混乱之地,他们有一百种方法让自己死于非命。

所以表面上还需要和他们假意搞好关系,麻痹他们。

当然,他最重要的目的是从他们口袋里把燕郡搜刮的财富给诈出来。

同时,这也是一种试探,他要看看燕郡不同豪族对自己的态度如何,以便拉拢分化。

“是,殿下。”

刘福等候在旁。

等赵煦写好了字,凤儿又去前院门房把一直被张寒霸占的燕王印取来,盖在手谕上。

见赵煦一手字写的漂亮,三人都是面带喜色。

赵煦能这样,说明真的好了。

赵煦对自己的字也很满意,这是源自九皇子的身体记忆,被他继承下来了而已。

拿了手谕,刘福转身要走。

这时候,王府外忽然传来一阵打斗声。

赵煦心中一紧,张寒刚被囚禁,便有人打上门来,必然是府内有人内外勾结,把消息传了出去。

想趁他立足未稳,重新把他掌控起来。

毕竟,世人都知晓他是个疯王,只要把他再次幽禁,即便他不疯,也能对外继续宣称他疯。

从而继续借着王府的名义发号施令。

“殿下……”

鸾儿最是胆小,遇到这种事本能的害怕,手不由搭在赵煦的胳膊上,凤儿则掐着腰,柳眉倒竖。

“你们呆在这,本王去去就来。”赵煦神情严肃,轻轻握住鸾儿的手,滑腻的触感让他心中一荡。

此时,他心中忽然一阵激昂。

他脚踩的是他的封土,他执手的是他的美人。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他必要守护这一切!

捏紧拳头。

他带着刘福等十余个家丁向外走去。

他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即便再死一次也比被幽禁在寝殿中强。

否则,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刘福和家丁们对视一眼。

俱都下定追随赵煦的决心,对他来说荣华富贵就在于此。

选对了,将来燕王必然会厚待他们,所以,虽然危险,他们还是去了。

燕王府不大,可以说又小又破。

堂堂王府,从前到后不过五十余米,一行人没几步到了王府正门。

就见一群青衣家丁拿着刀剑在和王府侍卫缠斗,地上倒了十余个家丁和侍卫。

“你们是谁家的奴仆?好大的狗胆,竟敢擅闯王府。”

一个全身披铁褐色盔甲的将领一人当先。

“我们奉张王傅命令而来,府内有人暗害燕王,我等前来营救,识相的快让开,否则治你一个叛逆之罪。”一个领头的家丁高喊。

“胡说,本王在此,张寒谋逆,已被本王拿下,尔等再不退,当以犯上谋乱处死!”赵煦大喝一声。

“燕王!”

将领回头看到是赵煦,惊讶出声。

打斗中的家丁一听,相互交换了眼神。

领头家丁道:“燕王已掌控了王府,我们这点人怕一时打不进去,待王府援军到了就麻烦了,带着受伤的人撤吧,免得被抓,留下口实。”

“好。”

言毕,家丁们托起伤者,相互掩护退去。

将领犹豫了一下,没有下令追击。

王府门前当值的侍卫本就不多,又有十余人受伤,此时去追,就怕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到时王府就危险了。

怒视了会儿逃散的家丁,他又上前察看侍卫们的伤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他收刀入鞘,大步来到向赵煦走来。

“此人叫常威。”

赵煦在记忆中找到此人的信息。

他是皇帝赵恒在禁卫军里给他选的侍卫统领,负责统御王府的一百个侍卫。

从凤儿被张寒欺负时用常威威胁他,似乎此人和张寒不是一路人,这让他有些庆幸。

正是想通这点,他才决定大胆行动。

“参见殿下。”

来到赵煦面前,常威重重一抱拳,盔甲发出叮铃的金属交击声。

“免礼。”

赵煦的目光还在逃跑的家丁身上。

这些人一看便是豪族圈养的家丁奴仆。

燕郡这些豪族竟猖狂至此,竟敢勾结王府王傅对付他。

由此可见,他们对燕王府的蔑视。

“听闻殿下的疯症好了,如今看来是真的。”常威行礼后,上下打量了番赵煦,言语淡淡。

按规制,侍卫没有命令不得进入王府。

所以,他刚刚得知燕王疯症自愈。

“的确如此。”赵煦皱了皱眉头。

这位侍卫统领表情甚是冷漠不像凤儿和鸾儿般高兴,

不过也是,从京师一路到燕郡,他和这位侍卫统领并无交集。

什么事都是张寒和他沟通。

“恭喜殿下,只是殿下既好了,可否补了我等三个月的俸禄,将士们饥肠辘辘,饿的拿不起刀剑,不然这些毛贼怎能伤了他们。”常威再次抱拳。

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提及这种事,但他实在忍不住了。

赵煦疯不疯傻,对他来说无关紧要,他只是不想再看自己的兄弟们饿着肚子保护燕王府。

他的脾气一向如此,又直又爆,又不会拍马屁,在禁卫军一向不受上司喜欢。

所以才被算计,推荐给皇上,派给了燕王。

来燕郡本不是他所愿。

但既然来了,他也只能认命,想着能抗击北狄,一展男儿抱负。

让他没想到的是,到了封地后,不说打北狄人,一连三个月他和侍卫们没有一文钱的俸禄。

他们都是带着一家老小过来的。

现在,个个家里都要揭不开锅。

以前,他问张寒俸禄的事儿,张寒便言里言外拿捏他,让他万事对他俯首帖耳。

他自是不答应,此后,张寒便一直推脱。

如今见到赵煦,加上侍卫们又受伤颇多,他的暴脾气忍不住了。

“俸禄?”

赵煦这时想起账册上这三个月根本没有给这些侍卫发俸禄的记录。

这钱似乎也给张寒吞了。

“实不相瞒,你们的俸禄都被张寒贪了,王府账上也没银子。”赵煦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话一出,常威和侍卫们顿时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众多侍卫围了过来。

他们本就因为被欠饷而恼恨。

现在为了保护王府又受伤,燕王一句王府没银子,让他们心彻底凉了。

“我们拿命保护殿下,殿下真是铁公鸡一毛不拔。”

“没银子?骗人!”

“这劳什子差事不当也罢。”

“……”

侍卫们群情激奋,常威更火了。

他在禁军耳听眼见朝中将领,勋贵贪赃舞弊,克扣士卒军饷。

心中对大颂的权贵早已没了好感。

本能认为赵煦和他们也无区别,于是厉声道:

“殿下莫说笑,王府如此大的家业,竟连我们的俸禄也发不出,是否殿下也和张寒一样,只是舍不得银子?”

赵煦暗道坏了。

俗话说当兵吃粮,拖欠军饷导致哗变的事在历史上比比皆是。

若侍卫们反了,他就失去了唯一的力量。

所以,当下他必须稳住侍卫们。

“给本王三天的时间,本王就算把王府卖了,也给会你们发俸禄。”赵煦斩钉截铁地说道。

审问老账房的时候,老账房说张寒前几日把贪的银子偷偷运回京师了。

所以,现在王府还真的只有几十两银子,根本没法发俸禄。

而这几十两银子还要用在他谋划的事情上。

现在唯一的希便是他的谋划能够成功。

“好,末将就再等三天。”常威抱拳,“殿下,将士们不是贪财之辈,今日,也是拼了性命保护殿下,希望殿下不要让我等寒心。”

赵煦望了眼躺在地上呻吟的侍卫,心里一阵愧疚。

在被欠饷的情况下,这些侍卫还如此拼命,个个都是耿直的汉子。

“本王说到做到。”赵煦神色郑重,他绝不是在忽悠常威。

将心比心,想要得到这些侍卫的尊重,他总得做事像个样子。

常威点了点头,让侍卫们散去。

赵煦这时丢了个眼色给刘福。

刘福会意,带着手谕去请燕郡豪族,首先到了燕郡张家府上。

“燕王的疯症痊愈了?”

此时,张家的花园里,三个中年男子正在品茶谈笑。

刘福禀明来意后,坐于主位的男子露出故作惊讶之色。

他正是燕郡第一豪族的张家的家主,张谦。

“请转告殿下,在下身体不适,恐怕无法亲往,下午会派遣府中家丁前去探望。”张谦轻轻吹着茶盏里的热水。

刘福脸上的笑容凝固又舒展开来。

来之前,他便料到会如此。

燕郡豪族对燕王府的轻视即便在民间也有传闻。

大颂立国二百余年,燕郡一直都是燕郡豪族的天下,豪族在这里把持一郡大小事务。

如今突然来个燕王,要凌驾于他们之上,拿走他们的权力,他们自然不乐意。

而且,如今的燕州兵荒马乱,百姓不得不靠依附燕郡的豪族抵御来自北狄人的侵害,这加剧了皇家权威的衰弱。

“我会如实转告殿下的。”刘福也不多说,转身要走。

“等等,就说黄家和杜家也去不了,会有下人前去的。”另外两个中年男子露出揶揄的笑容。

刘福心中冷哼一声,径直离去。

他清楚,燕郡张家,杜家和黄家互为姻亲,乃是一丘之貉。

“呵呵,疯燕王以为自己好了,就能号令我等了?真是笑话。”刘福走后,张谦冷笑一声。

黄家家主黄宇附和道,“就是,他母家不过一寒门,无权无势,不疯的时候也不受皇帝待见,据说在宫中也因母家出身低微,常给其他皇子欺负,还钻过其他皇子的裤裆,哈哈哈……”

“真是可笑啊,他怕是大颂立国以来,最卑贱的皇子了。“杜家家主杜铭脸上俱都是鄙夷。

“哼,所以至少也得有自知之明啊,如今燕郡上下的官员哪个不是出自我们几家,识趣的,应该是他来拜会我们才是,不然他就别想在燕郡待下去。”

“哈哈哈,的确如此,不过可惜了,这疯症怎么就自愈了,他找我们又有何事?”

“肯定是田产的事儿了,那个张寒把王府的田产都卖给我们了,只怕王府下面要揭不开锅了,哈哈哈……”张谦大笑起来。

黄宇和杜铭同声大笑。

“那就没什么了,咱们是公平交易,又没犯法,他无法奈何我们,要是他实在不识趣,大不了花银子寻些亡命之徒,弄死他。”

“哦,对了,咱们的人撤回来了,那个常威倒是很能打,错失了机会,不然定让这燕王被幽禁到死。”

……

跑了一上午。

中午的时候,刘福一肚子气回到了王府。

把情况都说给了赵煦听。

刘福走后,赵煦就去了门房。

这是张寒处理政务的地方。

在这里他翻阅了不少公文,对王府和燕郡上下基本有了了解。

“殿下,这些燕郡豪族太可恶了。”刘福出口抱怨。

他本一穷酸书生,老母重病无钱医治,这才卖身王府换几两碎银买药。

因为深知民间疾苦,所以本来就对豪族没有好感。

这一趟把他气得够呛。

“坐下歇歇,满头大汗的。”赵煦面色如常。

刘福心下一暖,但没坐下来,赵煦如此亲和让他受宠若惊。

毕竟以前在王府他都是被吆五喝六的。

“这就是本王让你请燕郡豪族的原因,大体摸清谁是敌人,谁可以笼络。”赵煦边说边合上燕郡的户籍册。

他十分清楚,现在王府势弱,燕郡的豪族势大。

他深恨燕郡豪族欺凌于他,但眼下又没有力量对付他们,只能徐徐图之。

所以就想伟人说过那样,要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对付真正的敌人。

依靠燕郡的百姓是对的,但也需要拉拢豪族中的可用力量,增强自己的实力。

刘福读过书,也是个机灵的人,霎时便明白过来了。

燕郡的豪族不可能铁板一块,平时少不了为了利益狗咬狗,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冲突。

那豪族里占上风的自然对王府不屑一顾,而那落下风的自然会想着借着王府打压对手。

如此一来,王府便可以拉拢一些豪族来对抗另一部分豪族。

想到这,刘福露出敬佩的神色。

燕王不但疯症好了,现在也表现出了一个皇子该有的智谋。

他承认打晕那个家丁有赌的成分,但显然,他赌对了,

这个燕王不是蠢笨之人啊。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Copyright © 2019-2020 www.ningdanlin.com 弹弓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